深蓝是浅蓝的弟弟

出道心中人选

如果真的是5人出道,从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到现在逐渐明朗,我也给自己先留个底,尽管还是有很多变数,但我单纯说说我自己现在!目前!的pick,鬼知道接下来两个月我会不会变~


星期一源轩,
如有其他个人意见,欢迎评论,但不撕逼,

队内分工如下:
层层:队长(发言人),舞担,王牌ace,
嘉祺:副队长(奶妈),全能top,反差魅力,
嗷叽:元气舞担,综艺担,苏担(总之我觉得有苏点,不知道有没有同仁可以get到)
公子:歌担,MC,沉着冷静不方方(团队底气)
亚轩:歌担,幺儿,金句王(不经意的萌+笑点)

再次强调这是个人的想法,欢迎讨论,拒绝撕逼。

《念念》观后感

妈呀,一直有事拖着我,到现在我才看完两集,真的有好多想说的哈😂😂都是个人看剧时的一些想法或者槽点(单纯个人的)😂😂赶紧记下来要不然明天起来估计就忘得差不多了

1.不考虑下狼崽演小林说咩,狼崽其实也可以演一下哥哥嘛(哈哈哈~)而且觉得亚轩长大了更像文嘉一点点(虽然认真看来,我觉得他们四个一个都不像)

2.话说林说真的是坏学生么,蓝色针织衫+白衬衫,虽然不穿外套,可是这个造型真的很中意我啊,简直是校草级别的才对,这种的形象和打扮真的感觉不出来坏啊

3.向横是校霸么,为啥把刘海撩上去了反而更奶,真的有奶乎乎啊,可我不想当妈粉,饶了我吧,我要坚定女友粉(祈祷自己不要被奶到)

4.被向横那句怎么听到我的名字,走过去勾林说肩膀然后挑了一下右眉毛这一个镜头撩到了!!好帅啊!!(看看!!我的女友粉属性又回来了)

5.虽然文嘉这个大个子低着头演好学生好像是有那么一点违和,但我觉得台词和一些微动作方面还是不错的,特别是那段纠结着要不要上去给林说帮忙时的一些低头攥手等等

6.屠夫这个假打真的是,从小林说被爸爸打屁股,到我林说大帅哥被欺负,再到桥洞打架斗殴,真的是一如既往地,嗯,很假

7.特别是桥洞下面,向横说了句,还楞着干啥,很明显就是谈崩了哈,然后就开打了。明明就还没谈……这就算了,我看着向横一拳把一个人撂到了,另一个又被推到了,最后怎么镜头一转就变成两人被三个混混围起来打不赢了。最神奇的是林东阳拿了本厚厚的书从后面又砸晕了一个,三人一起都不干一架,然后就突然跑路,林东阳没跟上就被打了……这一段我真的是(满头疑问号)???还有真的内心很不想接屠夫这样的梗

8.最后我要伤感了,林东阳被撞了,不知死活,却突然来了一个貌似林说看了时间,而这一切只是他在做梦的镜头……这个脑洞到底怎么开的(编剧的心思你别猜) 真相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真的要憋死我)

9.还有一个我可能暂时不太懂的,就是第一个镜头是林说的声音喊了一句向横,而向横带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性命垂危,又突然来了个黑屏,上来一句话,一定要把自己的心里话及时勇敢的说出来!我横哥作为校霸竟然最后倒了?!这故事的曲折程度真的是难以预测……

10.最后再补充一个,我看到了玺达的镜头,哈哈哈哈哈哈,就林东阳打篮球的时候,镜头一闪而过,吴措学长也在打球,当然也很期待之后其他崽们的表现啦~

这是我目前还能记到的点,没想到随便写写就有这么多了╭(°A°`)╮

我知道你离我不远

听源哥版的《我知道你离我不远》来的脑洞,
OOC,勿上升,文笔渣,随意看看就好。
按理来说还是要更的,更新周期无承诺,
长篇短篇看后续脑洞能不能跟上。

01  到来

“鑫鑫,今天妈妈不回家了,家里冰箱给你留了吃的,做完了功课记得早点睡。”
今天放学后,刚刚回到家的程鑫就收到了这条来自好像永远都很忙的妈妈的短信。当然,爸爸也很忙,这是他出差工作的第3天。

程鑫把重重的书包甩在沙发上,打开冰箱门看了一看,搜寻了一下,发现妈妈又给自己留了红烧肉。虽然程鑫是一个标准的肉食者,可是也是真的十分不喜欢吃肥肉,每次妈妈都会变着法子让自己吃下各种奇奇怪怪的食物,美其名曰是营养均衡,有助于长高。
最后,程鑫在从冰箱里捞了一瓶青柠味的饮料咕噜咕噜喝起来后,就牢牢地把冰箱封印了起来。
掏出手机,嘴里无奈地嘟囔着,还是让我来点外卖吃吧……

晚上20:24,正努力埋头苦战数学难题的程鑫接到了自己同桌的微信语音邀请。
“程程,程程!你能不能现在出来一趟啊!”
手机那头传来马嘉祺兴奋的语音。
一脸懵沉浸在数学解题思路里的程鑫还是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嘉祺,你在哪呀?你说话能不能慢一点,我都听不仔细了。”
“好啦好啦,你快出来吧,我有好东西要给你,我现在就在你家附近的那个公园。”
“嗯嗯好的,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

“嘿!”马嘉祺不知道从哪个灌木丛路口跳出来。
“啊……啊!”程鑫作势就要打马嘉祺,“咦,这是……?”
“你看,可爱吧?”马嘉祺手里正抱着一只眯着眼睛的小猫咪,把手放在猫咪的头上轻抚着,它也乖乖的不怎么动。
然而,此刻的程鑫却面露难色,委屈巴巴地说道,“可是。。。我动物毛发过敏,不能碰它……”
“嘘,我肯定知道你动物毛发过敏呀,”马嘉祺说着这话又左右探望了一番,疑神疑鬼地向程鑫靠近了不少,“可是我的这只猫不会让你过敏的。”

“怎么可能,嘉祺你就别骗我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程鑫突然坚定的发问。
“没有,真的没有,你怎么就不想点好的呢!”马嘉祺似乎有点儿着急地回答,但之后却又开始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其实我是……想把这只猫寄养到你家里!你也知道的……我爸妈是绝不可能让我养宠物的,可是叔叔阿姨不是挺喜欢的嘛!”

“我爸妈是很喜欢宠物,可是他们自从知道我动物毛发过敏,就再也没有养过宠物了。”程鑫又若有所思地说,“哦,你还说这不是求我帮忙,可是这忙我真的帮不上呀,你这岂不是要害我。没想到,没想到呀,这一年多的同桌情谊竟这么脆弱,我不就是没借数学作业给你抄么……”

“打住打住,你别说了,越说越离谱。我怎么会害你,我这么……”马嘉祺赶紧解释道。
“哎呀,算了算了,你就说你养不养吧,你真的不可怜可怜这小东西了么?”马嘉祺一边说着一边把小猫咪又搂近了一点。这时,小猫也发出了喵咪的叫声,仿佛也在向程鑫请求。

程鑫看着猫咪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拜托拜托,把我带回家吧,要不然我只能流浪街头,饱尝露宿风餐,最后可能还会死于来来往往的车轮下……

“可是……”看到程鑫还在犹豫不决,马嘉祺又接着说,“这只猫真的不会让你过敏,不信你试一试”,说着就把小猫咪往程鑫怀里送,吓得程鑫赶紧后退几步做防御状。

刚刚一直还乖巧不怎么动的小猫好像清醒了似的,一跳就跳到了程鑫身上,这下程鑫真的完全不敢动了,一只手抓着马嘉祺,另一只手想着怎么把小猫拿下来,可是却又怯生生地不敢动弹。

“你看吧,这只小猫多喜欢你,你就收养它吧”听着马嘉祺近乎恳求的声音,程鑫的心也有所动摇,再加上这只小猫咪这么可爱。其实程鑫本是喜欢小动物的人,可以天生的动物毛发过敏甚至让他都不能抱着毛绒玩偶睡觉。

“那好吧,我就暂时答应你,帮忙养几天,可是要是我出现了过敏症状,我就不能养了,我爸妈也不会同意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马嘉祺开心地推着程鑫的肩膀,“你早点回去吧,明天记得把数学作业借我抄哈!”
“喂,”看着马嘉祺急着要走的样子,程鑫赶紧问,“这只小猫咪叫什么名字呀?”

“你就叫它小祺吧!”马嘉祺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就走了。

小祺,嘻嘻,好可爱的名字,这不会是马嘉祺那小子的小名吧。程鑫在心里暗暗想到。

安全感


今天逛祺鑫超话,再次刷到了冬日运动会里嘉祺用一根手指悄咪咪勾了下层层手掌心的动图,让我忍不住又想写文o>_

可能有点半现实向,还有点ooc,不要太在意

请一定不要上升真人

👆👆👆👆👆👆👆

01

“呼,星期五练习生终于录制完了,上海的粉丝真的是太热情了。”嘉祺内心正这么想着。

“嘉祺,你刚刚那首歌真的唱得很好听呀,我在后面站着都忍不住给你伴舞了。”程程的声音就这么在自己的右耳边甜甜地传了进来,仿佛一阵清风拂动了春日的杨柳,心思荡漾。

嘉祺轻微地转了转头,就看到程程一双还没来得及卸妆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这双狐狸眼再配上这个浓妆,看得简直都要把嘉祺的魂儿给勾过去了。

在这平稳的高速路上,刚刚结束了五练录制和上海路演的崽崽们显然还是很兴奋的,即使是在漆黑的保姆车上,大家还是欢快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天。

没有人会发现,此刻嘉祺的耳尖已经红透,心跳加速度都能赶上正在加速行驶的车辆。

“啊……啊!”

“噢!……怎么回事?”

02

保姆车因为蹭到了护栏而被迫停止,主要原因竟是有私生的跟车追尾了……

黑暗中,每个人都按着自己因为车辆突然刹车而被撞到的地方,吃痛地叫着。工作人员赶紧一个个询问每个崽伤到哪了,严不严重。

“老丁,你撞到哪了?”看着程程面部表情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嘉祺都顾不上自己被撞伤的膝盖了。

“哎哟,我就是撞到这了。”程程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自己的左边额头。“好像有点肿起来了……”

嘉祺丝毫没有考虑的把自己的手覆了上去,感受到轻微凸起的一块,就轻轻的揉了起来。

“嘶!”听到了程程一声吃痛的声音,嘉祺又放轻放慢了手中的动作。

“老丁,我先给你揉一下。待会儿回酒店,我去找一个熟鸡蛋再帮你揉一揉。”

程程并没有作声,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其实在黑暗中,程程在感受着嘉祺手上冰冷温度的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脸颊上不断加深的红晕,这样的冰火两重天竟让他有点语塞。

过了好一会儿,嘉祺手中的动作有了渐停的趋势,程程才突然想起,问道:“你刚刚没有被撞到么?”

“嗯,没什么事,就膝盖碰了一下,不是很疼。”听闻此,程程就想着伸手去摸嘉祺的膝盖,当然他也是直接这么做的。

可是刚碰到嘉祺膝盖的那只手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真的,没有什么大碍,估计就只是撞红了。”说着这话,嘉祺就把程程的手移开了。“你都撞到头了,还肿这么大一个包,就别乱动了,小心留下点什么后遗症。”

“嗯,好吧……”程程嘟囔着嘴,有点儿不开心的说到。不过他其实内心是有点小雀跃的,因为刚刚嘉祺抓着自己的手并没有完全移开,自己的手被他用一个小拇指轻轻的勾着掌心,虽然有点儿痒,但他觉得自己的心田好像开满了花,这点儿痒的触感好像就是这些花儿的阳光雨露,让它们绽放得绚丽多彩。

03

终于,保姆车停在了酒店外面,突然站起来的程程有点儿头晕。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幸好嘉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

“老丁,你还好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直接告诉我。”因为靠得太近,嘉祺说话的气息全都落在了程程的耳尖上,让听话的人差点走了神。

“呃~没事,就是现在还有点头晕。”酒店外面,依旧有很多的粉丝在那守着围着。“我怎么看着人头在晃过来晃过去呀……可能是额头被撞到了,还没缓过来……”程程小声地向嘉祺说到,害怕被旁人听了去。

突然之间,程程又感受到了掌心的那一点点儿痒的触感。是嘉祺,他正用自己的手指轻轻地勾着程程,这让程程仿佛突然间又有了安全感,尽管那阵头晕好像更加强烈了。

被嘉祺轻轻勾着的程程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好不容易地上了电梯,进了酒店0707房间。其实说实话,嘉祺这么勾着程程,不是细心的粉丝还真发现不了,可能以为只是他们的卫衣袖口蹭到了吧。

04

“嘉祺,天黑了,你怎么不开灯?”程程略带撒娇口吻的语气说着。

嘉祺疑惑地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一盏明亮的大吊灯正炽热地发着光亮。过了好一会儿,嘉祺才凑到程程眼前,伸出了自己的五指晃了一晃。

程程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动静,似乎立刻就明白了什么,直接伸手握住了前方嘉祺的手。“那个,你别担心,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因为我刚刚额头被撞到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短暂性失明。”

没有听到嘉祺的回应,程程又加重了握住嘉祺手的力度。其实在刚刚短短的几分钟里,嘉祺的脑海里就想过了无数种可能,可是他也不确定是哪一种。听到程程如此肯定的判断,他也是不敢妄下定论。

还是没有听到嘉祺的声音,程程按耐不住了,再一次说话,不过这次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哀求,“拜托了,你不要告诉工作人员,现在都这么晚了,太麻烦了。而且要是现在去医院,万一被粉丝撞到,可就更惨了。”程程突然举起一只手,做出保证的姿势,“我发誓,如果明天早上起来我还没好,我就自己主动和工作人员讲,好不好,好不好嘛。”

嘉祺被程程握住的那只手终于有了动静,只听嘉祺叹息一口气,回了句“好吧,如果明天早上没好,你一定要去看医生!”

“嗯嗯,好的。”程程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答应。

“那你……今晚还洗澡么?”考虑到程程的重度洁癖,嘉祺试探地问了这句话。

“洗呀,刚刚晚餐还是吃的火锅,一身火锅气味,不洗澡完全没法睡。”程程毫不迟疑地就说了这段话。

“可是……你现在看不见,怎么洗……”嘉祺面露难色地说到。

“你帮我一下,不就可以了!”

岁月无声溜,简亓不可说

02  简亓~疑惑


很久之前写的了,本来不打算发了的,今天给我闺蜜安利《第二人生》的时候又突然想起它还躺在我的便签里,想来还是发了吧〒_〒

天边才刚刚翻起鱼白肚,简亓已经驱车来到了这个地处城郊的拍摄地,现场还只有少许的道具组工作人员在搭建今天的拍摄背景台。

真别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郊区没了高高耸立的楼房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这儿的秋让人遭不住地打起了寒噤,地上的片片落叶也因无人打扫堆起了小堆。

简亓的助手小林对着自己的手哈了一口气,对着简哥说道:“没想到今儿个还挺冷,时间还这么早,不知道鑫哥现在已经起来了没呢。还有这些早餐,是先给工作人员送过去么?”

从简亓的眼神看过去,正是窗外那几个正在忙碌着的剧组工作人员。突然没来由的安静了几秒,简亓点了点头,“嗯,我和你一起。”有那么一瞬间,小林觉得简哥也许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刚刚讲了什么。

“咦,这不是简大经纪人嘛,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这是特意过来给我们送早餐的嘛,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今天这场戏可是程以鑫的重头戏哦,现在搭的这个台子就是他待会儿被人推到的地方。”

工作人员你一句我一句的自顾自地说着,简亓把早餐一份一份地递给大家,只是温柔地笑着听着点着头。只有在提及程以鑫的时候,往不远处搭了一半的台子上望了望。

“哦,导演还在后棚里,今天这个戏挺重要的,估计他还要和主演们多对一会儿戏。”

“嗯嗯,好的,谢谢。”简亓轻声回了这句话,就转身向后棚走去。还没走到后棚,就在路上碰到了程以鑫的贴身助理小楠,一手拿着一杯热水,一手提着装了几盒看起来是药的袋子。

小楠看到简亓的时候,脸上也是先一惊,不过她并没愣住,而是立马就走了过来,叫了声简哥,就开始兀自地说起话来。

“简哥,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最近忙着新接手艺人的事,都不关心我们家以鑫了。你来了就好了,你可不知道鑫哥前天拍了场落水戏后,就一直感冒咳嗽。可你也知道鑫哥的脾气,他宁可自己撑着也不愿意去医院,就怕耽误剧组的拍摄进度。”

“哦,对了,简哥,那个……”小楠说话的声音忽然变小,神情上有些许犹豫。

“没事,有什么事你尽管直说。”简亓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也把自己的身子靠近一点,低着头,一副让你小声说我也可以听清楚的姿态。

小楠看了看四周,对着简亓的耳朵轻声说道:“就是上个月鑫哥收到过的那种恐吓信又出现了,这次是在鑫哥个人化妆台上发现的。”

简亓听到此,眉毛不禁地拧紧了一下下。

小楠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变化,停了一下又接着说,“上次是在走了机场之后发现的那封恐吓信,当时人多又杂,我们当时怀疑是一些粉丝的恶作剧。可是……这次……,剧组这边的化妆室也是很少有人能进来,而且鑫哥是有自己单独的化妆间的,我们在想是不是有人在预谋着什么……?”

说到这里的小楠突然有点气愤,“但是鑫哥又不准我们去调查,说就是有人闹着玩而已,不用太在意。可是我看鑫哥这几天都有点儿不在状态,吃的东西都变少了,自己生病感冒了还强撑着,我都觉得鑫哥瘦了不少呢!”

简亓听完之后,心里若有所思地,不过还是面带微笑地说道:“你跟以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嘛,就算和自己死磕也不愿意麻烦别人。”

小楠听了有点急,话一下就出口,“可简哥你不是别人呀,你帮忙调查一下吧,还有这个(小楠摇了摇手里的药袋子),简哥你也帮忙劝一劝吧,要不我怕鑫哥连药都不愿意吃。”

“嗯,好的。最近辛苦小楠你了,待会儿我会和以鑫聊一聊。你先忙,我先去找下张导演。”

看着简亓转身进了后棚的背影,小楠心想,真希望自家鑫哥能像听简哥话一样听自己的话。哦,不对,只要能有像听简哥话那样一半听自己的话就好了,她就不用每天担心这担心那的了。想想上次机场就是鑫哥为了能给外面等了好久的粉丝露个面,本来说好走VIP通道的,偏偏要直接走出来,把机场挤得水泄不通,还不知道是被谁塞了一封恐吓信!

“张大导演,你好呀!是不是打扰你了?”简亓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把手递出去和导演握手。

“哪里的话,简大经纪人都来了,我怎能没空呢。刚刚才和以鑫他们在对戏,现在他们先去化妆,准备下一场戏了。怎么,今天你有空过来看看?”

“这不我们家以鑫要多承蒙张大导演关照关照嘛,我过来看看以鑫,多叮嘱叮嘱他,让他多向导演您多学点东西。”

“哈哈,抬举了抬举了。以鑫本身天赋就很高,每次悟戏都很快,镜头感也很好,连细微的神情都很到位呐,不愧是简大经纪人一手带起来的。”

“哈哈,多谢张大导演的夸奖了。我们家以鑫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希望导演不要吝啬,多多指导多多调教一番。”

“一定一定,我也很期待这次电影的成片呢,以鑫一定会把这个角色塑造得不错。”

简亓眯着眼睛,温柔地笑了一笑,又和导演寒暄了几句话,才再握了握手后离开了后棚。

地点:停在剧组外的保姆车上

“以鑫以鑫,星辰闪耀”

“以鑫以鑫,星辰闪耀”

“以鑫以鑫,星辰闪耀”

车的不远处,剧组拍摄的场外,粉丝喊着口号,把刚刚结束拍摄的以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小段的距离,以鑫花了10分钟才终于上了保姆车。上了车的以鑫一下就瘫坐在了车座上,脸上的疲惫一览无余。今天还听小楠说起简哥来了,可是自己忙着拍戏,连面都没碰到一个,这么晚了,想必简哥也走了吧。

正当以鑫这么想着的时候,坐在后座的简亓发出了声音,“以鑫,你还好么?”声音还是这么温柔,好像要把人酥倒才可以一般。

“我还好么?”以鑫并没有回答,而是自己在心里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好好思考才能回答的问题。

没想到简亓又接着开口,“小楠和我说了,你最近状态不是很好,身体也不舒服。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就直说,剧组这边我可以帮你推一推。”

“我没有!(我没什么事,我还可以继续工作,我不想麻烦你,我的事我可以自己处理)。”原本有很多话想和简亓说一说,可最后还是变成了这一句,口吻坚决的‘我没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行程通告繁忙的程以鑫已经很难每天都见到简亓了,听说简亓最近又接手了一个新艺人。是吧,作为一个经纪人,总不可能一直只带着一个艺人吧,就算这个艺人已经这么红了,公司也不会允许的吧。看着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忙,真的是不想自己的事情令他担忧了。更何况……这次的事,他真的还能像以前那样无条件地相信自己原谅自己么……?

以鑫的思想飘了很远,导致后来简亓具体和他说了些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简亓叹了口气,摇摇头轻声说道,“哎,你不想说没关系,但是身体还是很重要,生病了就要乖乖吃药。嗯……如果哪天可以把事情告诉我了,一定要找我来说。”

说完之后,简亓把手在以鑫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几下,就推开门走了。

以鑫低了低头,只想把这一切都抛到脑海之外,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只要他一闭上眼睛,那封恐吓信里的黑白色字眼就浮现出来,让他内心开始不安起来。

下了车的简亓完全不同车上的那个温润如玉的人,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语气生硬坚定地对着电话那头说,“把以鑫最近身边接触到的人都调查清楚,我到要看看是谁在玩这种小把戏。”

我磕祺鑫,也爱星期六!!
屠夫我爱你😄😄😄

岁月无声溜,简亓不可说

岁月无声溜,简亓不可说

又名~简亓的第二人生

单纯的听了《是否》这首歌,才突然想写的。
总觉得最后的结局欠了简亓一个交代,可是当自己写起来时才发现那些没交代的过往,要填的坑实在太大了。所以,这只是本渣渣一个十分随性的文……
极可能无太多下文……〒_〒


01 空落落


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当每次和一群字字句句都是陷阱雷点的媒体记者朋友们交涉之后,深夜回到清冷公寓的简亓总要在客厅坐上好十几分钟,等到空调的热风慢慢地把房间充满暖气之后才会有所动作。

在这十几分钟里,他总是习惯性将自己丢到松软的沙发里,没有刺眼的白炽光,更没有咔嚓咔嚓响的闪光灯,一盏小台灯发出昏黄柔弱的光。简亓让自己的身体随着重力下沉,慢慢地陷入沙发里,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轻轻地把自己拥入怀中入睡一般。

环顾客厅,真的十分干净整洁,一律银蓝的装饰色,窗帘、沙发、电视柜……都是如此。若不是茶几上的那个斜放着勺子的欧式茶杯里还有少许昨夜剩下的咖啡,都会让人怀疑这个房间里真的有人在住么……

简单随意地在浴室冲洗过后,如果再没有什么未完成的工作事项,换上舒适的浅蓝格子睡衣的简亓就会躺上床。但他并不会直接入睡,这么多年的老习惯了,简亓总会在入睡之前拿出ipad检查一遍自己手下艺人程以鑫的行程通告。无论是程以鑫还是一个18线的3年前,还是程以鑫已经成为了当红炸子鸡的现在,这个习惯仍未改变。尽管现在简亓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助手,很多小事不再需要亲力亲为,尽管现在程以鑫也有了贴身助理,行程时间路线这些也不再需要自己担心。

在看过这些之后,简亓还会顺带地再刷一刷娱乐版新闻,看看这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大鱼最后也不过成为泥巴的娱乐圈来有没有刮什么小风小浪。不过就算发生了些什么,终究也不过都是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事儿……

头条:歌手宋炫出席台风音悦台,获年度十佳歌手奖,深情发表获奖感言,感谢广大粉丝和经纪人陶桃

看到此,简亓停了下来,时钟已是凌晨零点三十八。住在18楼的他,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在这卧室的落地大玻璃前可以随时地看到这座城市的夜景了吧。都市的霓虹灯映照着黑夜,毫无要歇息的征兆。不远处就是嘉陵江,河水在黑夜里翻腾着,无声无息,偶尔地还能看到几艘渡轮慢慢地游走在河面上。简亓心想:睡吧,明天还要去程以鑫新剧拍摄现场看看,也能和导演、剧组的朋友们打好招呼。

——————————————————————————————

兰泽大学2008年度校园十佳社团颁奖典礼

主持人:请问简亓同学,陶简音乐社从2006年12月12日成立到现在(2008年11月10日)还不满2年时间,就被评为本年度校园十佳社团,你作为社长,能不能谈一谈这近2年的时间里,音乐社的大致发展历程呢?

简亓:其实,一开始是自己身边有几个都喜欢音乐的朋友,我们私下里有一个自己的小乐队,平时也就会凑在一起玩玩音乐聊聊自己的音乐梦。在这里,应该要特别感谢我们音乐社的副社长-陶桃,偶然机会下我和她因为音乐而相识,经过几次的接触和交流,也是在她的建议下,我们以原本的乐队为基础一起创建了陶简音乐社,希望学校里能有更多喜欢音乐的同学加入我们,一起交流学习分享自己的心得。

说完这段话的简亓自然而然地望向了台下,台下的那位面色桃粉的女孩也正好对上他的眼神,回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主持人:好的,谢谢简亓同学的回答。我们也真诚地祝愿陶简音乐社越办越好,吸引更多爱好音乐的同学加入!下面有请**主任为陶简音乐社颁发校园十佳社团奖项。

简亓:谢谢!

当简亓拿着奖项再次抬头向台下望去时,忽然觉得人潮拥挤,却怎么也找不到陶桃的身影。一时之间,周遭都是乌央央的人群,嘈杂的声音乱成一片,他一心只想快点找到陶桃,可是一不小心在一个台阶上被人挤了一下,啊!……!

——————————————————————————————

简亓醒来的时候,卧室的小台灯还是那样昏黄柔软的照着,又是那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像是从四面八方赶来,紧紧地围绕包裹着自己,难以逃脱,空落落…空落落

此时分针停在了42,时针凝固在了4,卧室里秒针滴嗒滴嗒走的声音在这清冷的深夜显得格外的清晰。窗外开始下起了小雨,这在潮湿的南方,并不是一个稀奇的事情。也许明早的街道上只是会多几片被雨打湿随处飘零的枯叶,象征性地表示这个南方山城已经进入了秋季吧~

这是一个四季都是绿色的城市,没有可以在雪地里到处撒野的冬季,也没有那个为了等自己一起去吃饭而在外面冻得直搓手的人。

想到这,简亓起身去客厅,打开冰箱拿了瓶水灌了一口,却遭不住冷的打了个喷嚏,原来,南方的秋季也是冷的哈。冷水下肚,睡意全无,玻璃窗外的夜景也因雨水的淋洗变得有种朦胧美。

简亓打开了电脑,整个房间只有电脑屏幕的幽幽蓝光和小台灯的昏黄光呼应着,电脑里播放着正是简亓最近新接手的艺人-达夏拍的一部网剧~《第三人生》

Tina贺:钱真的有那么重要么?为了钱你就忘记我们曾经一起许诺过的梦想,那我到底算什么?

刘星辰:我从来没说过要放弃我们的梦想,可是……

Tina贺:可是什么?可是你还是为了钱背叛了我们的初心,你不在乎梦想,也不在乎我,更加没有考虑我的想法!你永远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为了我好!说到底你还是为了钱!

刘星辰:Tina,你冷静一点,好不好?你理智点听我说……好不好?(哀求脸)

Tina贺: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先各自分开一段时间吧,我觉得我有必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我们俩的这段感情还有没有必要再走下去,就这样决定吧

刘星辰:Tina……(痛苦ing)那好吧,既然你说想要暂时分开,那就先这样吧……

——————————————————————————————

简亓拿着手中的咖啡杯,把最后一句台词重复了一遍:那就先这样吧……

也许就是这样的一句毫无肯定语气的话,其实就已经在表明说话人的决心了吧。

就这样吧,我们之间就这样结束吧。

祺鑫~灵魂相认

反正就是乱七八糟……
我就是觉得他们之间的那种感觉很像灵魂相认过一般

#灵魂相认#

夜深,重庆的冬天也是格外的冷。

卧室的空调呼呼地吹着热风,不过丁程鑫好像睡得并不踏实。他在梦中喃喃呓语了几句,便又翻了个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下意识地向睡在自己身旁的那人贴去,肌肤间的微微触碰真的让人很安心。没多久,丁程鑫便进入了舒睡之中。

梦中,丁程鑫独自一人在一间茅草屋里,密林深处,外面刮着大风,雷鸣闪电,树枝呀呀作响。暴雨将至。

可丁程鑫真的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只得裹着茅屋里仅有的一条毛毯,蜷缩在干草秸铺的床上,瑟瑟发抖。

“你怎么了?”耳边传来了一句这样的话,声音很轻柔,却也能听出那一份关切之心。
丁程鑫并不知道是谁在与自己说话,当他想开口回答的时候,一阵轰隆雷声接在闪电之后把这一切都盖了过去。

安静,安静的只听得到屋外的狂风和开始下雨的嗒嗒声。

丁程鑫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过去的,只是感觉好像有人将自己拥入了怀中,屋外的一切就好像被隔绝了一样。

早晨迷糊地睁开双眼的丁程鑫,竟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是缩着身子在马嘉祺的手臂下睡着的。他动了动搁在马嘉祺腰身上的手,又用头蹭了蹭身这人的胳膊。

“怎么了?”马嘉祺闭着眼睛轻声说道,早晨的嗓子还有点干涩,可这一句话却让丁程鑫震了一震。突然觉得,这是灵魂在相认么?为何这份熟悉感没来由的让人觉得极其温暖。

马嘉祺说了这句话后,也没了下句。而是动了动身子,把手臂伸了出来搁在丁程鑫的头下,脸稍稍转向丁程鑫,鼻翼微微地动了两下,又是睡过去了~连眼睛都没睁一下。

丁程鑫枕了枕自己头下的胳膊,将自己手下的腰身环得更紧了。又是蹭了蹭,心想着,这气味真的好熟悉呀,而且好好闻哦,也就跟着又睡了。

#祺鑫#  
日常小甜文  小脑洞  勿上升

家族微信群☞
鑫:有没有人去吃宵夜?今天下午训练量好大,我饿了
轩:我不去,我才不想一直被人叫肥仔〒_〒
逸:你呼叫的用户已离线……睡觉💤
源:(ಥ_ಥ)啊,我还在补作业!太苦逼了!
文:我妈不准我大晚上出门……
祺:这么晚还吃东西……不太好吧
达:好呀好呀,去哪吃,我陪你去( •̀∀•́ )
鑫:陈玺达你还吃,就属你最胖!
达:T^T哼
鑫:除了陈玺达!还有没有人想去吃宵夜?肚子都快饿扁了。。。

。。。   。。。群内安静如鸭  。。。  。。。
时间过去10分钟……丁程鑫心想要不自己泡面吃吧……

私聊界面☞
叮叮叮!!!
嘉祺祺:你准备去哪吃,我陪你吧
程程:哇(⊙o⊙)你不是不去嘛,我还记得上次我晚上加餐,就被你吐槽了→_→
嘉祺祺:你不是说你肚子都饿扁了嘛,老是饿着对胃不好,你还去不去呀,机会只此一次~
程程:啊?!去呀去呀,你等下我,我立刻就出门,待会儿**碰面
嘉祺祺:嗯,不着急,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外面风大你记得带件外套

有感觉了就会写吧,毕竟祺鑫糖很多